位于南京江东中路附近的大歌星KTV昨天关门停业 本版摄影 现代快报见习记者 刘静妍位于南京江东中路附近的大歌星KTV昨天关门停业 本版摄影 现代快报见习记者 刘静妍
昨晚,南京新街口一家KTV等候区空无一人。昨晚,南京新口一家KTV等候区空无一人。

  受K歌软件和“八项规定”影响

  南京KTV一年少了四五十家

  还在营业的门店,有的亏损,有的在硬撑

  最近有消息称,知名KTV“大歌星”旗下80多家门店将全面退出KTV领域,或转让,或改变成餐饮、商铺等其他业态。昨天,现代快报记者在南京河西的“大歌星”看到,这家店已关门停业。南京几位业内人士表示,在“八项规定”、新的娱乐业态,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下,实体KTV店总体的经营状况都在下滑。一年时间里,南京有四五十家KTV企业或转行、或将门店转让。

  见习记者 刘静妍

  现代快报记者 王颖菲

  唱K过时了?

  南京两家“大歌星”关门

  昨天下午,现代快报记者来到位于南京江东中路附近的“大歌星”KTV。一到门口就看到,电梯上来的入口处已经拉上了铁栅栏,只有一个保安站在旁边。公司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企业内部业态调整,从昨天开始,这里已经暂停营业。不过据了解,这里已经转让出去,将于8月初重新开张。而位于江宁的“大歌星”KTV门店,也于昨天关闭。“整个行业情况不乐观。”这位负责人黯然表示。

  这一变动让许多前来唱歌的年轻人有些愕然,“生意不是挺好的吗,怎么突然关了?”还有人表示,“几年都在这唱歌,一下没了,好不习惯。”与此同时,一篇《7月7日,写给大歌星》的缅怀信,最近也开始在微信热传。“或许我们很多人都和‘大歌星’告别过很多次,但是这一次,是永别。”一句话,让许多人感慨不已。联想到前段时间,微博上不断刷屏的知名KTV品牌“钱柜”在全国多地的关门,许多人不禁震惊:这个曾经的全民娱乐行业,难道已经过时了?

  利润太低了?

  打价格战,最低1小时8.8元

  昨晚七点多,记者来到南京市中心的两家KTV进行探访。第一家KTV店靠近淮海路,根据团购网站提供的价格,晚上7点以后的特小包间“黄金档”价格为3小时200元。晚上7点多,正是人们开始休闲娱乐的时候,尽管店员表示“最近蛮火爆的”,但站在大厅里,记者却没看到什么人。相比于几年前一到晚上就爆满的等候区,如今的等候区冷冷清清,空无一人。在电梯及通往各包厢的走廊里,也很少看到有客人走动。

  另一家为量贩式KTV,在迷你包厢,从中午12点唱到晚上6点共6个小时,只需要20元,晚上6点以后的“黄金档”,3小时的价格也只要80元。店内大堂等候区只坐着两三个人。门口的显眼位置放着宣传海报,上面写着针对毕业生,以及过生日的客人的特殊优惠。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所有包间现在都还可以订。当被询问“现在的生意是否比以前差点”,对方回答,可能和店前段时间停业装修,以及昨天是周一有关,“周三开始,人可能会多一些。”

  记者随后查询了各种团购网站,许多KTV打出了“超值套餐”。一家位于珠江路的KTV,甚至将一小时的价格降到8.8元,让许多顾客惊叹“便宜到不可思议”。一家市中心的KTV工作人员表示,除了年轻人,他们现在也在努力吸引老年人和家庭消费,干脆将团购价一降到底。

  受“八项规定”影响

  高端KTV纷纷转型

  南京市文化娱乐业协会杨海兴秘书长表示,据他了解,近3年来,KTV行业的总体经营状况都在下滑,整个行业面临的形势严峻。

  导致这一情况的因素很多,一方面,是受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同时,“八项规定”的出台,对高端KTV场所影响也很大,因此,这两年,高档KTV和娱乐会所等,纷纷开始向量贩式KTV发展;然而,尽管量贩式KTV看起来顾客盈门,实则“赚人气不赚钱”。“量贩式KTV的本身就较为便宜,团购之后价格更低,因此本身场地消费就不高,加上很多顾客自带零食、酒水,基本也不会产生什么额外消费,所以看起来顾客多,却并不挣钱。”

  据了解,运营一家KTV的成本不低,包括上百万一年的房租、高额的装修费用、百万左右的人员工资,以及食物、酒水的成本,总计可能达到几百万甚至千万元。此外,版权使用费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现代快报记者查阅了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关于卡拉OK著作权使用费的收费标准,其中显示,在江苏,使用费标准为9.6元/天/终端,全国各地的标准一般在8-11元。南京一家KTV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共有108个包间,一年仅交版权费就达到37.8万元。不过他也透露,经过协商,他们有“会员价”,也就是6元/天/终端,不过即便如此,版权费也要23.6万元。

  在线软件“抢生意”

  实体KTV举步维艰

  南京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几年前,开家KTV确实很赚钱,可如今,很多却已经无法经营下去。

  “去年一个认识的人拿几百万想开个KTV,以为一两年能回本,但因为人气不足,每个月都在亏,现在不知是硬撑着,还是已经转让了。”这位业内人士表示,这和各种新的娱乐业态的出现有关。“过去晚上有聚会或活动,大家第一时间就想到KTV,但现在消费选择多了,KTV的客人自然就被分流了出去。”市场小了,消费者也更“挑剔”了,于是,那些体验感不佳、营销能力差,或地位置不好的KTV,自然被淘汰了出去。

  此外,随着移动互联的流行,许多免费的社交K歌手机应用开始以在线KTV的模式,打造了移动互联网时代KTV的全新生态,例如“唱吧”“一起唱”“爱唱”“K歌达人”等等,在年轻人中十分流行,这也对KTV门店产生了不小的冲击。

  记者下载了其中一个K歌软件试用,发现它自身就配置了混响和回声效果,可以将人的声音进行美化。此外,和KTV一样,软件也提供了滚动伴奏歌词。唱完一曲,软件甚至可以进行智能打分,用户可以将分数和好友PK。据创始人兼CEO陈华透露,目前唱吧激活用户为2.6亿人,日活跃用户为650万人。最近,“唱吧”甚至开始出售自家麦克风,号称混响性能甚至可媲美专业KTV包房的演唱效果。这使得更多人爱上了这种“在家抱着手机唱K”的感觉。

  有的在硬撑

  有的已倒闭

  包间使用率只有过去的一半

  有的在硬撑

  有的已倒闭

  种种因素让很多KTV已经难以为继,不少只能将门店转让或干脆转行。杨海兴秘书长介绍,前两年,南京KTV企业的数量共有近400家,目前已经有四五十家转行或撤离南京。剩下的部分企业,有的在硬撑,有的则处于亏损状态。“以前晚上平均的包间使用率达到80%左右,可能之后还有翻台的,现在平均只有30%-50%,很多包间都是空着的。”他指出,KTV作为娱乐行业在现在社会不可缺少,但几年来数量越来越大,市场容量却没这么大,这也导致了目前的状况

  而KTV生存的艰难,也导致“KTV公主”“KTV少爷”等负责服务和陪唱的工作人员流动性很大,“总上不到班,拿不到钱,所以留不住。”而为了增加业绩,各场所之间还出现了“挖人”的情况,企业可能会以高额“进场费”和提成作为报酬,只为了挖到一个手握客源的“K少”或“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