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联系方式 > 文章列表

奇人常年在家中设宴:16年请超过10万人|www 159ee com

作者:昆明飞华工贸有限公司 来源:www.kmfhgm.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5-07-04 13:39:27
奇人常年在家中设宴:16年请超过10万人家中吃饭
黄门宴开席 各位,请随意……

黄门宴开席 各位,请随意……
黄珂亲自下厨。

  我觉得重庆人身上有两个方面(性格),看起来对立实际上又结合得很好。山粗狂豪放,水细腻柔软,重庆人身上这两部分都有。

  人物简介:

  黄珂:60岁,重庆渝中区望龙门人。1983年后移居北京,现居北京朝阳区望京,先后从事摄影、传媒、影视、餐饮等多种行业。十余年来,在家中长期设宴招待各方人士,形成有名的“黄门宴”,被誉为“京城第一文化沙龙”、“北漂之家”,招待人次达十余万,黄珂本人则被称为“现代孟尝君”,受到各界人士尊敬。

  重庆晨报记者 肖庆华 报道

  晚上7点,黄门宴正式开始,黄珂开了一瓶江津老白干,很快被众人喝干。食客中,有一半重庆人,IT男、地产商、企业老总、空少……乘船而来,又登船离去。

  门铃响起,又一群陌生人不约而至。“坐,小胖加菜!”黄珂起身招呼。每天,同样的故事,在望京606上演。

  黄珂在家里大宴宾客。重庆晨报记者 肖庆华 摄

  都说北京望京有位奇人,从1999年开始,此人常年在家中设宴,款待鸿儒白丁,三教九流。无论是否相识,都可添副碗筷,坐下品一口家常川菜。坊间说他是现代孟尝君。16年来,川流不息的“黄门宴”,开席后就没打算散去。

  3月16日,初春,北京停止供暖。望京606,温暖如春。书房的墙上,有一幅巨大的油画,一辆从重庆开往北京的绿皮火车。今天的客人中,一半都是重庆人。第一次来的,稍显紧张后很快放松下来。就像主人黄珂说的那样,我这里就是个重庆的水码头。各位,请随意。

  流水席

  从1999年至今16年时间,来黄珂家吃过饭的人超过10万。有人惊诧,望京606的主人,有怎样的心胸,才能容纳这川流不息的宾客。

  重庆晨报:都说你是现代版的“孟尝君”,你是怎么看?

  黄珂:这种说法似乎比较多,我是有点不以为然,因为孟尝君是个小国公子,失国了,他为了收复国土,有计划地招揽人才养食客,目的性很强。

  而我的待人之道是:不管你是怎样的人,来到我家里面一定不会受冷落。

  重庆晨报:这个流水席是怎么开起来的?

  黄珂:99年吧,搬到望京以后,慢慢形成的。

  我太懒,不想出门。朋友们来找我谈事,总得留人家吃饭吧。吃了饭的朋友到处去说,黄珂家的饭菜还不错,来吃的人就越来越多。

  我自己总结了一下,造成现在这种情况,有3点原因。第一我是单身汉,没有女主人,大家很放松;第二我是个糊涂之人,不分辨,管得你是名流、穷光蛋,在我这里一视同仁;第三个原因,我们家饭菜还可口,典型的川菜,重庆菜。

  每次记者来采访都会问我算过账没?今天不等你们问,我先回答。可能一算账,自己要把自己吓一跳,不干了,怎么办?干脆不算,因为我有这个支付能力。

  重庆晨报:一般做什么菜?

  黄珂:还是我们从小到大吃的炒回锅肉,炒猪肝,炒腰花……朋友们都说黄氏牛肉好吃。这道菜既有北方特点,又有南方特色。我们重庆人炖牛肉都要放点海椒,花椒,豆瓣这些。北方炖牛肉要放点大料,山奈,八角,桂皮这些。我就把两者都放。

  现在我很少弄菜了,请了厨师了,四川人,偶尔点拨一下。

  厨师小胖:我是去年才来的。最多的时候有五六十个人吃饭,都是我一个人弄,另外一个??打下手。我才来还不怎么会,都是他(黄珂)教的。

  每天都要买500多块钱的菜。怕突然来客,屋头的冰箱冰柜都是满的,装的都是从重庆运过来的香肠、腊肉之类的东西。还有好几个泡菜坛子。

  一般情况下十来个人两个桌子就够了,来多了就坐书房,如果还有人,就坐沙发上等下一轮。

  二毛(美食家):在黄珂做的众多私家菜中,我特别推荐他的“三菜一锅”,三菜即“黄氏牛肉”、“八爪鱼烧肉”、“炝炒萝卜缨”。一锅即“海鲜锅”。几十个人同时举筷下箸,舌头激荡黏糯之肉,麻辣搅动四壁回响……继而沿着三两、四两、半斤、八两、一斤的酒量引吭高歌。

  食客

  对黄珂而言,流水席就是个小江湖。每天来来往往的食客,在这里演绎着江湖中的故事。

  海波(诗人):黄门宴已经有十多年了。我也差不多吃了这么多年。黄珂本身也是一个高人,事事人情通达,这么多年,大家在这里吃吃喝喝。喝多了还有在这里闹的。他就有这个胸怀,一个温暖的所在。

  黄珂:吵架总有吵架的理由,醉酒总有醉酒的理由。有一次我为此拍了桌子,说这是我家,后来一想,有这必要吗,你不能去强求每个人按照你的习惯过生活。

  重庆晨报:打扰到你的生活了吗?

  黄珂:没觉得,没觉得。这些都是过眼烟云,今天吃了,他们就走了,也许不再来了。

  前几年,也是朋友带来的一个东北小伙子,人高马大的,人还长得帅。来了以后,东北小伙子也不和大家交谈,闷头就吃,吃了就走;第二天又来,连着几个月……

  一个外企的小姑娘也常来,当时有个公务员正在追她,但最后这个东北小伙跟小姑娘谈起朋友。

  再后来,小姑娘哭哭啼啼跑来,说东北小伙杀人被抓了。是在海南杀的,潜逃回北京来。最后,东北小伙关了几年出来了,据说他杀的是当地恶霸,有为名除害的意思,轻判了。

  至于两人最终是否在一起就不知道了。

  重庆晨报:有老外来吃过饭吗?

  黄珂:多。非典期间,整个北京的馆子都吃不到饭了,但来我家吃饭的人却越来越多,法国、日本、德国来的客人都觉得好奇怪。有一回杨炼(著名诗人)带了12个英国最好的诗人来吃饭喝酒,整了个通宵。

  重庆晨报:有人来踢过馆吗?

  黄珂:不知道这次算不算。中国餐饮协会一个秘书长,组团人民大会堂、北京饭店、钓鱼台国宾馆厨师长和北京奥运会餐饮总监等餐饮豪门九尊掌勺大佬,个个都是气场逼人,来我家检查伙食。这个阵仗太大了,就像《天龙八部》里面的九大门派,联袂踢馆。

  我给他们整的主菜是一个老四川风味的牛肉汤,经典老版本,但肯定要有一点变化,我就炖了一点窝笋头进去,蘸重庆家常风味的豆瓣碟碟,配菜是凉拌三丝、侧耳根之类的。这九位爷什么没有吃过呀,结果吃完嘴巴一抹,撂下一句话:美食在民间,重庆人厉害!

  重庆

  1985年之前,黄珂都在重庆生活。家就在望龙门,一大家子人,机关大院,邻居有9个孩子,吃饭就在院坝里。像极了流水席。

  重庆晨报:童年的回忆是怎样的?

  黄珂:我(19)55年生在重庆,一直到壮年时代都生活在重庆。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小时候印象深的一件事是:长江边一个码头,有很多船在卸货。货物都是大的木箱、大的麻袋,居然都是四五十(岁)的妇女在那里扛。后来明白,男人们一般去做更重更累的活去了。我觉得重庆人身上既有南方人的细腻、仔细、坚忍,又有北方人的粗犷、热情、勇敢。

  我在想,我可能在这里有意无意地设计了一个码头,一个小码头。码头的任务就是车来货往,人来船走,就是一个平台而已。

  重庆晨报:为何偏爱美食?

  黄珂:六几年,条件要艰苦得多,经常是周末才能打打牙祭,买斤猪肉,买只鸡。妈妈就可以把一斤猪肉做成几道菜。鸡呢,鸡胸脯肉拿来炒鸡丁,鸡骨头炖汤,鸡腿凉拌。从小耳濡目染,也学到做家常菜的本事。

  那时我们也养成了对食物的尊重、珍惜。至今我都不会剩饭,盛到碗里就不会剩下。还有看到粮食,就会觉得亲切。

  重庆晨报:你的性格跟重庆有关系吗?

  黄珂:当然有关系,我们从小在江边长大,我是望龙门崽儿。从小就在河边跑,长江滚滚不息,跟我性格的形成有很大的关系。分析起来,你看那江水一年到头不停息地往前冲,往前走,可能从小我就深受这种影响。这是一种气势,勇往直前、日夜川流不息,这些东西潜移默化地对我的个性都是有影响的。

  重庆晨报:最爱重庆的什么?

  黄珂:至今为止,还是酷爱那碗小面。




上一篇:小叔子醉驾撞人嫂子顶罪 因作伪证被行|wwww 9999pp co 下一篇:中科院职工患乙肝被离职 22年后索赔12万被|淋雨吧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