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启斐 通讯员供图袁启斐 通讯员供图

  大学学新闻,毕业后却开飞机,专业和就业跨度这么大的情况,你听说过没?这位“神奇”的应届毕业生来自南京财经大学,名叫袁启斐,现已成为厦门航空公司的一名飞行学员,职业道路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他是如何做到的? 

  大学学新闻

  曾被快报报道触动,拍《敬礼?老兵》

  袁启斐是南财新闻专业的学生,今年毕业。大三上学期,他在南京一家媒体实习。当时现代快报一篇题为《对不起,当年我们没守住南京》的报道,触动他拍摄老兵敬礼肖像照和纪录片。“老兵们年纪大了,我希望在他们的有生之年,多留下一些照片和影像资料。我们应该记住他们。”袁启斐说。

  他带领学弟学妹历时半年,走访32位抗战老兵,积累视频资料超过25小时、采访文稿近10万字,最终剪辑完成时长34分钟的口述历史纪录片��《敬礼?老兵》,网络播放数突破100万次(现代快报2014年9月17日封14版曾对此做过报道)。

   从小有飞天梦

  招飞选拔 “万里挑一”

  学新闻,拍纪录片,顺理成章,可是毕业后开飞机,这么大的转变,他是如何做到的?“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开飞机。我的名字‘启斐’,不就是‘起飞’吗?”袁启斐笑着说。高三时,他就想报考飞行员,但是父母坚决反对,他在填报志愿时尊重了父母的决定。

  他说,大四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厦门航空的招飞广告,于是瞒着家人报了名。

  厦航的飞行员选拔要经过多道环节,从身体初检、中英文面试、民航华东局体检、民航总局体检、英语复试,到最后的公司领导面试,每一轮的通过比例都很低,能走到最后可谓“万里挑一”。

  飞行员体检向来以严苛著称。让袁启斐印象最深的是坐转椅。转椅的转速为2秒一圈,先是挺直后背低头顺时针旋转五圈,然后再挺直后背向右侧头逆时针旋转五圈,最后是弯腰、含胸、低头顺时针再转五圈。转完后,不能出现手心出冷汗、站不稳、呕吐等明显的不适症状。

  体检完后,通过的人还要做心理测试。“所有人都有一本体检记录本,每通过一项检查,医生就打一个勾。出现一个叉,飞行之路就结束了。”袁启斐说。

   迎难而上

  新梦想是当机长

  接到厦航的签约电话时,袁启斐说,他整个人“乐得飞了起来”。告诉父母后,他们看到儿子这么执著,最终也表示支持。和厦航签约那天,袁启斐在朋友圈留言:飞行梦想终于实现了。

  正式入职厦航参加培训后,袁启斐才发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高中时数学成绩不好、物理也比较差,所以他选读文科。飞行培训让他进入了一个全新而且最不擅长的领域,大学时的专业知识积累几乎都用不上,每天需要面对的是复杂的理科知识。《飞行原理》《仪表操作》《空气动力学》……每门课学起来都很艰难。此外,英语也是个大问题,虽然袁启斐通过了大学英语四级,但航空、陆空通话全都要求英语,一本厚厚的《航空英语》,80%的单词都是生词,他每天只能看一页半。

  面对这些挑战,袁启斐说:“新的领域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我喜欢这种每天都有全新挑战的感觉。为了我的飞行梦想,再苦再累都值得!”

  现代快报记者采访获悉,在国内培训半年,并通过各种论课程考试以及航校的面试后,袁启斐明年将去美国再接受一年培训。到时候,他将从一名飞行学员成为正式飞行员。现在,袁启斐又有一个新梦想:未来当机长。“考到固定航线驾驶执照,驾驶波音787飞国际航线。”袁启斐一脸憧憬。

  通讯员 王界 李荣国 现代快报记者 俞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