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简介 > 文章列表

为“知识付费”犹疑时 我们想的是什么

作者:昆明飞华工贸有限公司 来源:www.kmfhgm.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9-02-27 15:38:37
为“知识付费”犹疑时 我们想的是什么

  “知识付费”与传统读书本质上没两样,也同样有两种姿态:若将“知识付费”视为有用之用,想要借此升官发财,恐怕要失望了;若将之视为无用之用,只是增广见闻,那可能会受益匪浅。

  习惯了在网上免费搜索下载的人,面对“知识付费”还真有点不适应。

  当下流行的“知识付费”,以评点各色畅销书、贩卖知识为其基本形态,加上平台聚合各领域大家建立知识分享生态。这其中以罗辑思维为领头羊。常规音频节目外,还有年终的跨年演讲大秀,追随者众。可2018年终大秀之后,自媒体中就兴起了一阵讨伐之声,指责“知识商人”,认为他们是在贩卖焦虑,而非知识。这的确值得反思:笔者就常在听完得到APP中的节目后,感慨自己之无知、不知自己之无知,暗自挥拳告诫自己得更努力才行。如此,平和读书之人自然也会变得焦虑。那么,“知识付费”到底是商人兜售焦虑营销的把戏,还是确有其内在价值?

  笔者以为,贩卖焦虑并没有错。在传统的学校教育体系里,焦虑是大部分学生面对学习难点、重要考试的自然反应。知不足才焦虑,唯焦虑才努力,唯努力才精进。“知识商人”们创造、贩卖焦虑,就社会人群而言,并不会有什么负面效果。而对那些不知自己无知的过度自信者而言,让其见识一下天地之广阔,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比如我一路读书,却发现自己路子越读越窄。除了法律领域的一亩三分地,其他领域的涉猎几乎一片空白。等我发现读书太少涉猎太窄时,已深陷职场琐事缠身。即便坚持读书,也多为了工作、学术科研,功利性太强。此外的天地,忘了看,也没时间、没能力看。

  “知识付费”的出现,恰好契合了我的需求。“知识商人”们通过他们的阅读、用深入浅出的精炼语言将其中的精华转述给我们,或搭建平台邀请一些领域内善于表达的专家学者传经送宝。谁可在通勤途中、洗衣做饭、健身跑步时,通过音频方式听一些熟识领域外的基本常识与经典要义,岂非大好事一桩?这些领域外的知识,无需硬邦邦实打实地掌握,也无需笔记考试,也非职业必须。这些东西对丰富人的知识架构而言,没有亦可,有则更佳。关键是这些东西能让人生更富趣味,让人变得更有深度。人生并非只有成功与精进,还得有意思。且仔细算来,听这些东西本就是闲暇时光,时间总量也不算多。用少量时间接触一下某学科某领域的基础精华事儿,简直可以说功德无量。

  当然,也有不少“知识付费”的消费者,以为听了“知识商人”们的讲座,就能够一步登天迈向成功之路。这显然是一种幻觉。想一想,花了几万学费老老实实在大学课堂听课、在研究所里做学问,也不见得就一定能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吧,更何况只是随便花了几百块钱听了几个小时的音频?幻觉,不可当真。

  这么说来说去,究竟是“知识商人”在忽悠人,还是消费者误会了“知识商人”?估计两者皆有。我的建议是,首先你得有自己的想法,然后在这个基础上不妨抽空听听“知识商人”们的金句,增广见闻。若没有自己的知识储备、没有学会独立判断就将这些贩卖的二手知识视为至宝,那还是要趁早去掉成功学的幻想,老老实实先建立自己的基础知识架构吧。

  “知识付费”有无价值,并不取决于“知识付费”,而是取决于你。

  “知识商人”们并非慈善家,他们是要通过贩卖知识来营生的。与其他行业一样,商家需要包装,包装过度就有可能变成欺诈。良心商人会提供物美价廉的商品,而黑心商人货架上的商品则可能有毒。因此,“知识付费”也得分良莠,鉴好坏。那些大咖在演讲上很可能有错误翻译或者误引了某人的言论,也很可能会有不少数据错误。所以,“知识商人”的知识商品,不能尽信,要独立判断。这与传统的读书是一个道理,“尽信书,不如无书”。

  所以,对“知识付费”需要具体分析。有些人面对临场作出决策是依据复杂综合因素且迅速且不纠结的反应,有些人在抽象意义上安全环境下用前后一致的逻辑标准来评判他人行为。这两种人没有优劣之分,但确有本质区别。研究问题、解决问题,那是做事的人,得面对复杂环境作出决策。谈理念、论精神,那是追寻真理并试图用唯一的、普世的、“一刀切”的奥卡姆剃刀来解释和评断他人。这两种人都需要,但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更需要前者。

  一言以蔽之,只要有自己的独立判断,在一堆“知识付费”中,总能捡到所需要的,为自己的独立思想体系添砖加瓦。哪怕现在的“知识付费”市场良莠不齐,也没关系,任何新事物、新经济形态都得用时间与市场来检验。关键不在商品,在于消费者的态度。

  自古读书就有两种态度。一种读书叫作“投资”,投资人生,投资自己。这是一种功利性阅读,会让你成长,得到精进。还有一种读书叫作“消费”。这种阅读只是纯粹的获取愉悦感。你不会去问这种消费性阅读到底有什么用。好比你去吃个大闸蟹,不会去问你为什么要吃大闸蟹、吃大闸蟹到底有什么用一样的道理。你只会觉得吃大闸蟹好吃。好吃本身就是目的,终极目的,无需其他的目的来解释这种目的。前者为有用之用,后者是无用之用。“知识付费”与传统读书本质上没两样,也同样有两种姿态:若将“知识付费”视为有用之用,想要借此升官发财,恐怕要失望了;若将之视为无用之用,只是增广见闻,那可能会受益匪浅。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推荐阅读/观看:武广公司注册 https://www.whrdpx.com/gongsizhuce/city_Wuguang.html

上一篇:周口市新增高新技术企业数创新高 下一篇:最后一页